娃娃上班累

2020-07-09 11:50

在客厅沙发上,一名年轻女子穿着睡衣,一边泡脚一边玩手机,鼻子有轻微流血。“怎么回事?”郭进问年轻女子。“还有啷个回事嘛,他打的噻。”年轻女子指着卧室里的男子。

女子叫王娇,24岁,一所学校的老师。王娇是独生女,50岁的母亲张凤是全职太太,父亲王柱今年52岁。

王柱觉得,这一巴掌打下去,是教育孩子要尊重长辈,不能像以前一样娇惯成性,目无尊长。

前晚11时,民警郭进、李强到了报警的居民家门口。门外听了听,还有吵架的声音。敲门后,一名中年妇女开门,手中拿着扫把。

王柱当着民警的面对女儿说,要么出去住,要么改掉坏脾气。显然,王柱的这些话听在女儿耳朵里,又有些变味,“他就是想甩脱我们这些包袱。”

涓涓:都说女儿要富养,要从小娇惯。这种养是养一种气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而不是养脾气。

卷子:女儿心疼母亲与父亲冲突,丈夫心疼妻子批评女儿,妻子心疼女儿责怪丈夫———3人其实是关爱着他人的,由于性格使然,说出来的话变了味。

重庆协和心理顾问事务所副所长、亲子与情商教育专家蒋华,想用一部电影的名字来形容这一家———“不要用爱控制我”。母亲的溺爱,容易对女儿人际交往产生影响。

“我就是她妈妈。”刚才开门的妇女说。说话间,妇女走到女儿面前,用毛巾给女儿擦脚,然后端起脚盆的水走到厕所倒了。倒完水,妇女又拿着毛巾给女儿擦脸,女子若无其事继续耍手机。

“你爸爸报警,说你泼尿。”郭进问女子。“他先打我。”女子回答,始终将父亲称作“他”。

边边角角:女儿长得再大,母女之间也会有一些亲昵举动,只要这种举动不是对女儿的溺爱,也无可厚非。

王柱说,觉得以前对女儿的教育有点失败。“她说她妈做饭不好吃,喊她妈去厨师学校学。”王柱觉得,女儿说话目无尊长的情况很严重。

王娇一边很委屈地抽泣,一边对民警说,“他以为他挣钱多,我们两个都靠他,就可以乱发脾气。”王娇从小觉得,父亲脾气暴躁,母亲没有工作,父亲总是朝母亲发脾气。

王娇心疼母亲,但说出来的话总是硬邦邦。比如这次,父母发生争执,她去劝解,结果变成大家一起吵,最后父亲搧她巴掌,她一气之下把尿泼在床上。“那个男的就是这样,不想解决问题,就觉得我是麻烦。”

王柱说,干脆让女儿搬出去。王柱一家人住的是两室两厅,另外还有一套大套房子在出租。

蒋华建议,从现在起,建立起父母和女儿的界限。独立,不一定是搬出去住,要精神独立,对孩子的事情不要管得太细,对孩子的溺爱更应该停止。

“你好多岁了哟?还在喊你妈妈倒洗脚水。”郭进有点懵了。“娃娃上班累,就像你回家你妈妈也心疼你一样。”妇女帮女儿回答。

“她不尊重她妈妈我才打她的。”说着,穿着睡衣的中年男子走出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