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位置、天气等有利因素

2020-07-24 16:07

中国民航飞行学院飞行训练标准处处长葛志斌高度评价了机组人员,尤其是驾驶人员在此次飞行特情中的表现。他表示:“高空驾驶舱玻璃碎裂会造成失压,机组人员有可能被吸出窗外,面临极大的生命危险。”另外,气压下降,会出现呼吸急促,心率加快的现象。“在那个高度,30秒内人就会意识模糊,再加上零下几十度的低温,处惊不乱、有条不紊地处理特情,非常难得。”

记者同时致电另一名该航班的乘客,该乘客表示,“回想当时情况仍心有余悸,不方便接受采访。”据悉,不少乘客对机长表明了自己的感激之情,同时也关注着机长的安全。

国航某机长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件世界航空级事件。川航一名机长介绍,除了位置、天气等有利因素,机长在空中的应急处理也很专业。机长决策果断,按照标准流程操作得当,程序也一清二楚,与atc(管制员)的沟通也及时有效,在那种混乱的情况下非常难得。

记者看到,病床上的两人,精神状态还算不错,但经历惊险,两人还是显得有些疲惫。周彦雯说,现在腰部还有些疼痛,只能躺着休息,从今日送到医院就一直躺在病床上,同事也赶到了身边进行照顾。她向记者回忆了事发一刻机组人员的表现:“当时大家都在喊,让乘客放心,相信我们,别担心,机组人员有能力让大家安全着地。”而坐在驾驶室受伤的徐瑞辰表示,目前自己的身体情况还算不错,“感觉很好”,而对于大家对“英雄机组”的夸赞,他表示都是应该做的,需要保证乘客的安全。对于自己遭遇的惊险一刻,他没有多讲。

据相关人士透露,该航班当班机长为军转民飞行员刘传健,具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和飞行素质。本次执飞的川航3u8633是一架空中客车a319客机,注册号b-6419,从fr24提供的数据显示,风挡损坏是在万米巡航阶段发生的,民航史上前一次发生这种事故还是在1990年6月10日,英国航空的5390航班。不少业内人士对此次川航3u8633备降点赞,称其为“奇迹备降”,而刘传健被称为“英雄机长”。

14日晚8时30分许,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本次紧急备降事件中的两位受伤机组人员——乘务员周彦雯和副驾驶徐瑞辰,目前,两人状况良好,身体已无大碍。

随着四川航空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的相关信息逐渐披露后,业内纷纷表示,这是一起非常罕见的重大特情,从fr24提供的飞行数据上可以看出,该航班大约在北京时间早上7:07开始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7:11左右下降至24000英尺高度,7:16再度由24000英尺降低高度,直至平安着陆在成都机场。

据一名业内人士透露,此次备降是一起值得记入航空史的事件。飞机的巡航高度一般是在平流层的底端,而平流层的底端是绝对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它的温度一般可以达到零下四五十度左右。强风加上亚音速的强气流,会使体感温度瞬间达到零下五六十度。紧接着还有气流的冲击,犀利的气流冲击是非常影响驾驶的。这是历史上第二次(机舱玻璃爆裂)。机长只有13秒的时间反应,戴上氧气面罩。从窗户破了到他反应过来,只能花13秒,这13秒的时间只要一过,飞机就完了。其实,按照规定最少限制是7秒,剩下的6秒钟时间内,戴上氧气面罩、打开氧气开关,需要4秒钟,实际操作时间只有两秒钟,去思考下一步应该做什么。这就要归于平时的训练和经验,必须点赞。

据媒体发布出来的客机内部画面显示,氧气面罩掉落,空乘不断提醒乘客注意安全,机舱内物品散落一地,据乘客介绍,当时飞机非常颠簸,突然出现失重的感觉。一名乘客将自己的经历记录在备忘录上发布出来,据该乘客描述,到了早餐时间,自己被空乘叫醒,原本以为没有多久就可以降落,“惊变总是在猝不及防时发生,突然飞机顶部传来声响,机舱变暗,氧气面罩脱落在我面前,飞机开始急速下降”“真正的压抑,我感受到两旁旅客眼睛里的绝望,或许他们也能看到我的绝望吧。”通过该乘客的层层描述,现场的危急情况不言而喻。

业内一位有丰富高原民航飞行经验的飞行员表示,“运气好的是,这架飞机当时的位置刚好位于进藏航路刚进山区的地点,掉头回成都很快就能出山,下到更低的高度,不然进了山过后,由于山区原因,高度不能下,只能保持最低安全高度,在那么低的温度,又缺氧的状态下,飞个十分钟都是很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