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皮书称

2020-11-19 21:29

白皮书称,2014年,武汉全市法院行政案件呈现出收案增长强劲;案件分布及被诉行为类型较为集中;群体性诉讼多,社会关注度高;新类型案件增多;行政首长出庭应诉率偏低。

此外,违反法定程序、不及时全面履行法定职责及超越职权等是行政机关败诉的另外三类原因。

白皮书称,武汉市“告官不见官”的现象依然存在。2012年,武汉就出台了《武汉市行政应诉工作暂行规定》,建立了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但由于该制度仅为倡导性措施,执行情况并不理想,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一直较低,2013年为2.03%,2014年全市行政首长出庭应诉8件,行政首长出庭应诉率0.62%,同比下降1.41%。

白皮书指出,证据审查不严或证据不足是行政机关败诉的第二大原因。

“加强行政机关内部监督管理,提高预防和化解行政争议的能力。”白皮书建议,要完善执法过程中的内部审批程序,加强上级行政机关对下级行政机关的执法监督,进一步加强行政复议工作,最大限度地化解争议,避免矛盾进一步激化。

此外,白皮书建议,要强化行政与司法的良性互动,形成化解行政争议的合力;行政机关提高应诉能力,促进矛盾有效化解。

白皮书公布了2014年全市法院受理行政案件的基本情况和特点,分析了行政机关败诉情况及原因分析,同时对促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提出了建议。

白皮书称,行政机关败诉的行政案件首要原因是执法方式简单粗暴,此问题在征收类行政案件中表现尤为突出。

发布会上,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王晨介绍说,2014年全市法院共受理各类行政案件3593件,同比增长62.8%,其中,一审案件1071件,同比增长51.49%;二审案件353件,同比增长36.29%;非诉审查执行案件2169件,同比增长74.78%。

“此情形多发生在行政登记类案件中,行政机关未尽法定或必要的审查职责,而是基于明显虚假或无效的申请,作出错误的行政行为。”白皮书称,有的土地登记机关在审核发放土地使用权证时,对当事人的原始权属来源证据审核不严,只依据村、街道办事处出具的极不规范的证明予以发证,加之没有严格履行土地登记的指界、公告等登记程序,导致该类案件的败诉率居高不下;有的房屋行政登记案件中,房屋登记机关未审核房屋产权的合法来源证明、未查清有关基础民事法律关系的证据即予以登记,出现重复颁证、交叉颁证等情形。

白皮书还透露,2014年度全市法院受理了多起全市乃至全省首例案件,其涉及的问题新颖、复杂,对审判乃至行政执法工作提出了新挑战。其中,某公司诉税务稽查部门不予抵扣增值税发票一案,涉及到武汉每年作废55万份增值税发票是否合法的问题;在公务员招录考试中,引入专业技术测试雷同试卷,进而作出取消考试成绩并禁考五年的决定是否合法;在房屋征收过程中,对业主共有的架空层是否需要另行补偿等,这些案件均系首次出现。

白皮书称,行政机关败诉的行政案件首要原因是执法方式简单粗暴,此问题在征收类行政案件中表现尤为突出。

“主要表现有违法强拆,有确定了项目、没有下征收决定的强拆,有作出了征收决定、尚未谈补偿的强拆,有谈了补偿、没有达成补偿协议、未下补偿决定的强拆。”白皮书称,办案中发现,武汉有些区将强拆作为提高拆迁效率、保障征收工作顺利开展的“有效”手段,在不同的建设项目中反复使用;有的事后掩盖、否认强拆系其所为;有的还趁原告在法院开庭时强拆房屋。

白皮书称,适用法律错误是行政机关在行政案件中败诉的第三大原因。“有的行政机关对法律规定理解出现偏差;有的行政机关在判断下位法与上位法是否存在冲突、如何选择适用上把握不准等导致适用法律错误。”白皮书说。

白皮书透露,随着武汉城市建设步伐加快,有关集体土地征收、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环境污染等案件明显增多。在土地征收、房屋征收、新项目开发实施过程中,往往会涉及一系列的行政行为,如立项批文、收回土地的批文、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招拍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成交确认、征收决定、征收补偿决定等。很多被征收人会对这一系列的行政行为提起诉讼,形成密集的连环式群体诉讼。另外,随着群众环境意识和法治意识增强,在面对环境问题时,出现“抱团”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案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白皮书还建议,行政机关要强化证据、程序、责任意识,提高执法水平,及时、正确履行法定职责,尤其是在土地、房屋征收案件和查处违法行为等行政强制案件中,要注意严格依法定程序执法,防止因违法执法引起抵触情绪,激化社会矛盾。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与武汉市政府近日联合举行2014年度全市法院行政审判白皮书发布会。

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贾耀斌在发布会上表示,全市各级行政机关要高度重视行政败诉案件,提高对败诉问题的认识,根据不同原因找准措施,同时要切实加强行政负责人出庭应诉工作,调整心态,不惧怕当被告,进一步创新执法体制、完善执法程序、严格执法责任,共同努力,推动“法治武汉”建设不断向前发展。□记者刘志月

此外,白皮书分析行政机关败诉的原因还有城中村改造中超时赶进,程序颠倒。

从分布的管理领域来看,行政机关败诉主要集中在城建、劳动与社会保障、资源、公安管理领域;从行为类型来看,行政机关败诉行为主要集中在不作为、政府信息公开、行政处罚、行政许可、行政强制、行政裁决行为上。

“鉴于此,建议各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调整过去惧当被告的心态,加强对新行政诉讼法的学习培训,努力适应司法审查的新常态。”白皮书称。

白皮书透露,从今年5月1日起,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正式实施,行政机关将面临更多挑战,其中立案登记制改革势必增加行政案件数量。

白皮书透露,2014年度,全市行政机关一审败诉案件共计205件,败诉率19.54%,同比增加1.63个百分点。

据了解,今年以来,仅武汉市中院就受理行政案件405件,同比上升243.22%。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因征收方式简单粗暴引发的纠纷就占败诉案件总数的66.31%。